READ IN ENGLISH

Asia Pacific Vision創辦人Mark Erder解釋試行四天工作週的原因,是從二十年來如何吸引千禧一代、並成功構建自由流動的工作文化之中汲取經驗。

問: APV最近嘗試向員工提供四天工作週待遇,為何會有這個想法?

這是今年初集合各種想法而成的。我回顧去年的艱辛歷程、員工的辛勞工作、以及由於去年行業環境艱難,因此他們如此努力卻得到如此少的回報,我覺得要向他們給予一些回報,因此想到實行四天工作週,向他們回報時間。

我希望員工知道,他們每週都有一天時間可以與家人、朋友共度時光、參與社區活動或其他工作以外對 他們有意義的事。

因此我規定必須是一整天,而不是今天半天、明天半天、又或者三分之二天。員工盡情放假一天,不用工作。

有些員工因為對客戶非常盡責,所以放假的時候都不時回覆電郵。我們不鼓勵這樣做,而這項措施大致運作良好。

問: 四天工作週如何在辦公室推出?

當我回顧2017年時,我會考慮2018年將發生的變化,考慮自己的個人日程,考慮我要做的事,以及如何在更短的時間內發揮更多創意。

當我在雜誌上看到關於歐洲情況的文章,然後在BBC看到的一些報導,我認為這就是解決方案,讓我們嘗試實行四天工作週!

當時是星期四晚上,我認為如果在星期五與管理團隊討論這件事,我們會一直重複話題,並且不會成 事。因此我什麼都不提,趁周末的時間好好思考,我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糾纏太久。

我的確沒有。我在星期一的早會上,出乎所有人意料地(包括我自己)宣佈這項措施。

會議室內出現一陣騷動,連董事總經理Angela都對此一無所知,因此她感到非常驚訝。我當時只是覺得這是必須要做的事。

然後我們商討實行這項措施的最佳方法,並共同決定辦公室不會休息一天,因為這樣會對客戶產生負面影響。因此所有人星期一都要上班,因為星期一是開會的日子,所有人聚在一起,討論及交換前一星期和未來一星期的工作資訊。而星期二至星期四之間,員工可以選擇放假一天,但必須先與自己的團隊協調放假日子,以確保同一團隊在同一天不會有太多成員放假,因為那樣會適得其反。

我讓他們內部自行解決問題。同事們通常會在星期五下午或星期一向其他人發郵件,說明他們選擇在接下來哪一天放假。

問: 四天工作週帶來哪些影響?是正面、負面、還是令人驚訝?

在業務發展方面,正面的影響是員工的工作效率變得更高。業務發展總監知道,他每星期只有四天時間與員工交流,因此他每天都會積極接觸必須接觸的人,以確保從他們身上得到他所需要的東西。他或會與他們開會、與他們進行必要的構思會議、或獲取他所需的提案、創意構思或業務線索等,而且他認為這種方式很有效。

在財政方面,我們很高興在第二季度末錄得盈利,這項措施並未有對業績造成損害。這太棒了!

負面的一面是,我們發現如果一天有太多人請病假、出外工作或放假,辦公室會變得非常安靜,缺少了一些生氣。這一向是一個非常開放、嘈雜、友善、喧鬧、瘋狂的辦公室,很多嘰裡咕嚕、很多對話、很多玩笑。這一直是公司的特色,也是很多員工在一個狹小空間工作的特色。

問: 四天工作週對客戶有何影響?

我沒有看到任何負面影響。有些客戶知道我們正實行這種工作方式,他們對此確實感到很高興。

這對於提交比稿提案、報價、預算和舉行會議沒有產生任何不良影響。員工通常提前知道什麼限期快到,並會避開這些日子放假。

問: 您認為未來的辦公室或工作環境會是怎樣?

我認為從多方面來看,其他像我們這樣的服務行業公司正嘗試實行四天工作週、每天工作五小時或遠程工作。人人都在嘗試不同的選擇,以便更好地迎合員工,尤其是迎合千禧一代,因為這個年代的員工工作方式似乎有別於前幾代人,對公司的忠誠度亦與前幾代人不同。

這就像一個整體的思維轉變,這是將世代、科技與不斷轉變的工作模式結合,所有企業必須適應。

問: 您對管理千禧一代有何建議?

我認為要管理千禧一代,X世代和嬰兒潮一代、以及任何其他人都要將思維調整到新的工作模式。這不是對千禧一代的建議,而是對我們的建議。我們要知道勞動力正發生變化,工作習慣和模式正在轉變,態度正在轉變,我們必須適應並迎合。

問: 如何形容APV的工作文化?

快速而寬鬆。工作文化是開放、好奇、友善、幽默、寬鬆、有時或許太寬鬆,但紀律嚴明、專業和要求很高。

問: 如何培養出這種混合文化?

這是隨著時間演變而出現,因為這不是必然的。曾經有一段時間我親自負責拍攝、編輯和製作、處理客戶及管理製作。隨著時間轉變,我漸漸意識到自己必須退後,僱用比我更好的攝影師、比我更好的製作人、比我更好的經理,並讓他們掌舵,以幫助公司發展。正因我能夠退後一步,有助鼓勵公司其他方面的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