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IN ENGLISH

經歷過沙士和甲型H1N1流感大爆發的最高管理層承認,他們以為新冠疫情同樣會來得快去得快。

Economist Corporate Network(ECN)發表《The view from the bridge: leading companies through the pandemic and beyond》報告,探討東南亞高級管理人員如何解讀和應對新冠疫情對其企業造成的短、中、長期影響。

該論文由Accenture贊助,並根據亞太區高級管理人員焦點小組討論和一對一訪問結果撰寫。

我們根據該報告彙編有關行政總裁和東南亞其他最高管理層如何渡過危機的主要心得,以及在過程中得到的經驗。

經驗:「等待一切回復到原來面貌是沒有意義的」

憑藉以往應對流行病的經驗,亞洲安然渡過首波新冠疫情,但同時亦面對挑戰:對於沒有經歷過這些危機的其他地區同事,管理人員如何說服他們及早認真應對疫情?

那些經歷過2003年沙士和2009年甲型H1N1流感大爆發的最高管理層承認,他們以為新冠疫情同樣會來得快去得快。PPG Industrial Coatings亞太區總經理Soma Swaminathan說:「我認為不僅是我們,大多數企業亦從來沒想過將疫情危機管理(納入為)其業務延續計劃的一部分。我們一般會為可能發生的意外作準備,例如供應商失火,以及我們預計的各種其他情況,但我們從未想過因為病毒大流行而導致市場崩盤。」

International SOS集團董事總經理Laurent Sabourin表示,他的大多數客戶都始料不及。即使有些人開始努力擺脫就疫情制定的計劃,但市場普遍認為這只能維持數月。

「我們經常被問到的一個問題是:『世界何時回復正常?』我們可能比其他企業掌握更多疫情情況,我們在早期階段已認為這次疫情的規模會是史無前例,等待一切回復到原來面貌是沒有意義的。」

沙士的經驗有所幫助,但亦要因應實際情況。仲量聯行亞太區行政總裁顧東尼(Anthony Couse)曾在沙士期間居住在香港,他很清楚市場自上次疫情以來發生了多少變化。2003年爆發沙士時,中國人較少出國旅行。而這一次,首波新冠疫情在農曆新年期間爆發,他知道情況會有所不同:亞洲大部分地區都會發生變化。

他回憶道:「我記得自己跟全球行政總裁說:『這會是一件大事,我們需要迅速反應』,因為突然覺得這次與沙士的情況非常不同。」隨後進行了大量討論,並及早意識到亞洲將成為全球首個受疫情衝擊的地區。顧東尼的同行迅速將目光轉投亞洲,希望能從中尋找出路,不僅是應對新冠疫情的方法,還想了解市場曾發生怎樣的變化。

想了解更多管理層的經驗,按此瀏覽完整報告

圖片來源/ECN